依然自由

眼泪静静地行走在苍白的脸上

我不明白,我无法控制

因为它是那样安静,乖巧

我怎能不给它自由

 

我想我该忘记

Jay 让我《安静》

燕姿叫我《Leave》

我该安静地离开

 

Forget

Forget them all

Leave all those past

 

原来

小时候
以为天使与魔鬼有着天壤之别
长大了
才晓得天使与魔鬼仅一线之差
有一天
美丽的天使堕落——
天使堕落为魔鬼
她以为自己可以从魔鬼到天使
因为天使爱美丽
可她错了
原来天使和魔鬼乃是一致
别再说了,
别再说——
天使纯洁无暇,魔鬼邪恶黑暗
撒旦昨天还是天使
明天天使也会受到审判

当一切趋于平静
狂躁地喧闹让我清醒
当他远远离开
我扭过身向着反方向跑去
当成长在我身上留下一刀刀伤痕
我舔噬着自己的鲜血,跌撞着继续向前

一边是天使,一边是魔鬼
当天使堕落为魔鬼
匕首带着温柔的谄笑冲入我的身体
白鸽拍翅飞去,留下一串白烟
我恍惚在迷雾中,倒下睡吧
当魔鬼蜕变为天使
我寻着心中黑暗里的火光
冲破樊篱的束缚
让我在燃烧中寻找永生

兴起,写几首诗

why

 

Birds are free to fly,

and so they fly away,

fly away.

I’m left to carry on

and wonder why.

Why am I so afraid to be loved?

Why am I so afraid to love?

Why oh why?

Why oh why?

 

 

 

也许

 

也许我该找一个人,

结束绵长的孤独。

也许我该找一个人,

开始缠绵的爱恋。

也许,那只是也许,

“也许”是从未发生抑或早已发生。

怦然心动的爱与我若即若离,

那“也许”中的“一个人”,

也许只存在于“也许”中。

飞短流长,

我还期待什么?

 

 

 

 

酒后的女人

 

酒后,我们都醉了。

表达是此时不可遏制的欲望,

因为平时沉默代替了一切。

 

酒后,我们都醉了。

天与地、人与物在我周围不停旋转,

上帝给的双腿失去了它们以往的力量。

 

酒后,我们都醉了。

赤裸的真实被无情地暴露,

无比深刻地演绎弗洛伊德的骄傲。

 

酒后,我们都醉了。

快乐与悲伤依然只有自己体验,

笑与泪依旧是自己的私有财产。

 

酒后,我们都醉了。

深夜,我们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