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

必须离开!
不得不离开!
没有任何余地!
这座城市,
白天拥挤,忙碌;
黑夜魅惑,迷幻.
这座城市,
有过太多的回忆:
快乐,伤痛,安静,狂躁.
然而,此时,
她不再属于我,
我也不再属于她.
短短的时间,
我便又一次在伤口上撒盐.
一夜之间,
伤口又一次被我撕开.
这座城市,
孕育我的摇篮,
古朴又不乏现代,
内敛又不乏张狂.
每每想到离开,
生命的泪就在身体里流下.
然而,
这座城市是我的伤城
 

印象

回到西安已经一周,时间匆忙的走过,如同城市中忙碌的人群。

 

半年多没有回国,我满心期待地搭上回国的飞机。11个小时,没有睡觉,没有聊天,五部电影之后就到了北京,一路上都是阳光普照。来到北京,空气的浑浊马上令我早已习惯清新空气的呼吸系统敏感地做出反应。天空蒙上了阴霾,空气中灰尘与废气刺激气管。我对这些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这依旧令我有些许的难过,没有比较不知道,有了比较就知道我们的空气质量与生活品质如何。

推着行李出关,层层的人群都是来接机的,见到这么多的人,我兴奋的只想笑,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calm down, calm down! 人多,也就没那工夫人性化了。我从国际候机楼乘bus2号候机楼,又推着行李到1号候机楼,折腾了近两个小时,才给朋友打上电话。朋友说让我赶紧进城,她晚上还有事。想想多年未见的朋友好好聚聚,可是时间很紧。等进城的公车,在人群中,有人吸烟,上车完全是用挤的,我觉得十分恐慌,我觉得和这一切都格格不入。可是,不挤上车根本没门儿,终于被人群拥上了车。一路上,都是新鲜,高兴,回国的欣喜;难过,这样的生活环境,不知人是否要减少寿命。一路上,灰蒙蒙的天空,我咳嗽不止。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吸入的灰尘。虽然回国,可北京对我来讲依旧陌生。我没有电话,下了车,在人群中寻找朋友。放眼看去,是和自己一样的面孔,可我却找不到一丝亲切与归属。甚至,恐慌与迷失让我身陷在这座城市与人群中。在机场已经领教了同胞们的mean 让我面对人更始有些害怕。还好找到两个看起来人还好的帅哥,借了他们的手机给朋友打了电话,一翻波折过后,无限lost后,见到了朋友。

她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可大不同的是现在有了工作,自己赚钱。在自己家门口吃的第一顿饭就是宫爆鸡丁和糖醋里脊。好吃!这才叫地道的中国菜呢!夜色中,这座城市依旧忙碌,我想回家,回我自己的家,那里才有安全感。

折腾了二十几个小时我已经筋疲力尽,坐上飞机就昏昏睡过去。快到西安时,我突然清醒,那回家的兴奋与激动从上到下给我一激灵。回家啦,回家啦!为何那出关通道如此之长,我一路小跑,我已经等不及了!妈妈在关外就看到我,我看到妈妈、爸爸,眼泪哗的夺眶而出,有一刻,我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真到见到他们,真的回家了!我抱着妈妈哭了很久,那是喜极而泣。坐上车,我的话就没有断过。那时已经凌晨12点多。

 

之后的几天,倒时差令我昏昏沉沉,见到了全家人,爷爷、奶奶,早就为我预备好了好吃的,家里房子装修好了,小坤长大了。总之回到家,舒适,舒服,舒心。

回国,然而,如今,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温哥华的朋友,想告诉他们我的家是什么样,我回家是怎样的经历,希望有一天那里的朋友可以到我家乡做客。

从一到家,我就被喂的扎扎实实。麦饭,手工面,饺子,红烧肉,泡馍,烤肉,糊辣汤,油茶麻花,等等等等。我享受着美食,享受着和家人团聚的喜乐。

 

不仅仅如此,我用眼睛,用心,看到了触动我神经的人事物。

 

扫了两天街,有了不少收获,终于回到了想念已久的人群中。然而,我却恐慌了。我却感到了不同。我和这个城市的不同。我从来都是不喜欢人多的,我不会和别人争抢什么,我喜欢被温暖与礼貌包围,这样微笑是持久的。我喜欢有秩序的平稳。我喜欢有自己的安全空间和距离,同样,我也总会为别人留下空间。人,人潮汹涌。于是,没有人性化;于是,一切都要竞争,甚至,争抢;于是,冷漠与壁垒像是冷箭咄咄逼人。站在人群中,站在这座我生长的城市当中,一丝恐惧竟游走在我身上,我疑惑,我的归属是在这里吗?可这是我的家,她依旧美丽,在我的眼中。嘈杂,喧闹,还有无数的美食,还有我的家人和朋友。

Blessings!

很近,很近,
回家的脚步越来越近。
不单单是我一人,
我带着无数祝福,
要回家了!
一切都进行的如此奇妙,
我走在那条大道上,
虽然有泪水和汗水,
但是比起千倍、万倍的祝福,
苦难也就微不足道。
你能想象吗?
我们聚集,加拿大,中国,南非,菲律宾
祝福倾倒而至,
牵动着世界那头的中国西安。
爱将我们联接,紧紧的。
爱使我们勇敢,无畏的。
无界,无阂。